查看: 64|回复: 0

传奇世界:传世手札01——一个青铜兽的自述(一)

[复制链接]

1万

主题

1万

帖子

5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287
发表于 2020-3-19 05:5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是一只青铜兽,家在热荒沙漠的机关洞,在我小的时候爸妈就告诉我不要出洞去玩,因为外面全是一些凶神恶煞的除妖卫道的勇士。 嗯,是的,我是一只妖,起码我的爸妈这样认为,我的兄弟姐妹们也这样认为,天天在洞里提心吊胆的过活着。 我在盘道四度过了我的童年,没有什么新奇,只有各种憋屈,因为在我四个月大的时候,爸妈去给我找吃的,再也没有回来,兄弟姐妹们也四散逃窜,我也在兽群中迷失了。 后来我才听一个年长的铜人·大叔说,那天盘道四来了一群中州的勇士,其中带头的是一个魁梧的汉子,拿着一把弯月状的威武大刀,闪着血色的光芒大杀一片。铜人·大叔还有幸挨了一刀,眼看就要死球了,可不知那汉子发什么羊癫疯,也许是他带了一个看起来弱小娇柔的女道姑,有意在那小美人面前显摆,沉下虎背熊腰,一肩膀肘子,喝啊一声把铜人·大叔扛出了好远,这才捡了一条命。 但那之后,盘道四的兽群就产生了心理阴影,一听到那种弯刀的响声就两股战战,它们还给它取了名字,叫井中月。至于救了铜人·大叔一条命的那一肩膀肘子也有了名字,野蛮冲撞…… 我有幸没有直面这残酷的一天,躲在兽群中一直逃窜,旁边还有一只磕碜人的小滚刀手。我最看不起的也就是滚刀手,没什么本事,矮胖的身子架在两只轮子上,没事就举着两把大刀呼呼哈哈的乱砍,没一点章法,刀砍得很快,但死的也快,太脆皮了。 爸妈不在了,滚刀手们就欺负我,伸手没它们快,有好几次被它们揍得鼻青脸肿,我在盘道四待不下去,打算换个地方生存。 临走前,看了看生我养我的地方,想想曾经的点点滴滴,依稀记得爸妈慈祥宠溺的面庞,忍不住大哭了一场,出门离去。 路上遇到了几只小兽,才知道这里叫机关支路一,我无所谓这是哪里,只要没有滚刀手的地方就是好的。 我晃晃悠悠,拽着二五八万的步伐一路走下去,突然,后面嗤一声笑,我回头,发现一个胖胖的青铜兽同类在看着我。 “你走路的样子好特别啊!”这是个母兽,短粗短粗的腿甚是可爱,像她同样短粗矮矬的身材,我瞬间也被她吸引了。 “你从哪里来的,我怎么没见过你?”她凑了过来。 我一阵紧张,她离我那么近,我都闻得到她身上肥肥的青釉脂肪的味道,“我……,我走亲戚……,找大表哥……” “哦,还以为你是一个人,打算带你附近转转呢。” “啊,我大表哥死了。” 第一次和女孩子搭讪,我只得快速的弄死了我那个莫须有的“大表哥”,成功的和女胖兽一起逛街。我给她取了个名字,就叫青釉。青釉很热情,带我认识每一个路口,讲解着各个路口是通往哪里。我们相处的很融洽,关系也是越来越近,渐渐的挨上她的皮肤,很有质感,很美好…… 走到一个路口她停下了,一脸深情的望着外面,我也抬眼望去,一片光明,闪着圣洁的光芒,朦胧而又真实,我一下子被迷住了。 这是通往机关洞外的路口,这一门之隔就是热荒沙漠的主城——土城,荒凉、广袤,却不失庄重。 我努力向外望去,依稀可以分辨出土城的结构,门口一道台阶下去站着一个古怪的老者,雍容大度又内敛威严,看起来是个人物。老者周围有卖书的,打铁的,卖药的,还有一个小贩,他们每人一套房子,看起来生活还不错。 第一次见,我对他们没什么感情,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些家伙是多么可憎,他们卖各种资源给外面的勇士,让他们来揍我们,让我们尝尽了苦头,我想着有一天我也要让他们血债血偿,抄了他们的老窝,砸了他们的摊位…… 我的目光被最后的景色吸引,那是土城门口,荒凉残破的土城墙被一截两端,很破败,但显得很高大。城墙口一边站着一个威武的大刀武士,看着都让人害怕,我的目光没在他们身上停留,而是定格在了两株绿色的植物上,青釉告诉我那叫仙人掌,沙漠中的植物,久旱而不死,有着顽强的生命力。 我突然希望,我也是一株仙人掌,无欲无求,就那么站着,顽强的活着…… 以后的每天,在门口看土城的风景和形形色色来往的人群成了我和青釉共同的爱好。在一个角落睡醒,洗把脸,蹭蹭身上的铜锈,修哉悠哉的晃悠到那扇门,向往着外面的世界,梦想着有一天,我们能携手走在土城的街上而不被人揍。 也许看得次数多了,我们两个被注意到了。那个城中心威严的老者首先发现我们,据说外面的勇士喊他老兵,这老兵第一次看到我就是一愣,然后默默的拿手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我看他的嘴型,分明就是“咔嚓”两个字。 奶奶的,我这暴脾气,当场就和他发飙了,隔着门就和他对骂了起来,你丫过来咬我啊!骂完我就觉得不对,我看见他对两个闲散的勇士招手,还没等人来,我和青釉落荒而逃。 以后的日子又多了项娱乐活动,那就是和老兵对骂。 有一次,我感冒了,啃了两块墙皮冲水喝了,药劲上来迷迷糊糊睡去,早上起床很晚,醒来时发现青釉不在身边,赶紧赶到门口去助战骂街,但是走到地方之后发现形势不对。 一群同类和一大堆铜人邻居围做一团在猛啃中间的两人,青釉也在里面帮忙,我扒拉开几只兽就往里冲,难道有勇士来扫荡了? 如果真的是,那我将要第一次真正的面对异世界的勇士,异世界的勇士都是什么样子呢,他们真的都是冷血无情,一心只知除魔卫道杀妖不眨眼的恶棍吗? 挤进去待看仔细了又发觉不是那么回事,并不是异世界的恶棍来扫荡。那两人一男一女,男的掂着关公似的大刀喝喝哈哈在猛劈那女子,刀光有时还很有穿透性,站在女子后面的一位铜人·大哥都能被劈到,几刀下去都快死球了。再看那女子,举着一支木杖,一下下召唤着雷电劈落也是很猛。两人就这么干耗着互怼,我们这些兽们就围他们一圈乱啃。 原来两人互殴啊!以我的阅历我也知道这两人中男的是战士,女的是法师,这样干耗着互怼法师是不占优势的,何况这名字叫“泡泡”的女法师还没有鸡蛋壳(据老一辈的兽说那鸡蛋壳是魔法师的保命护盾,看家的本领)。理所当然的,那个泡泡就悲催了,咣当一声响,一道金黄色的刀光穿透她的身躯,啊一声惨叫,泡泡就扑在了地上,带着后面一只铜人·大哥也一起死球了。 叮当一声,那泡泡的小木杖落在了地上,临死,她的眼神还惊慌失措夹杂着无比惋惜的神情看了一样木杖,懊恼的喊:“我的魔法权杖!”,同时向猥琐大笑两眼放光的男战士投去一种目光,那是咬牙切齿碎尸万段的意思。 好巧不巧,魔法权杖落到了青釉的脚下,那男战士疯牛似的就要往青釉的身边挤,但是这货好像不会野蛮冲撞,被周围的兽群围住出不来,只能用那种奇怪的刺穿剑术来打青釉。我赶紧挤过去猛啃战士转移他的注意力,饶是如此青釉还是接连几声痛呼,受伤不轻,但好在身上脂肪多,貌似挺住了,捡起小木杖就跑,我也赶紧撤。 一路狂奔,也管不了后面弟兄们的死活了,到了我们栖身的小窝,青釉闷哼一声栽倒在了地上,地面瞬间被鲜血染红,看到这种情况我嗷一嗓子就哭了出来,原来青釉伤的这么重。 “傻子,你干什么非要硬挺着抢这根破木头啊!” “我知道……你喜欢外面的东西,我是想捡来送……送给你做礼物……”青釉轻轻的笑着,已经显得有气无力。 “我知道……你很苦,从小没了爸妈,又被人欺负……,大老远跑来这里,我也……没能给你什么实质性的好生活,只能带你……在门口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这根法杖就是外面来的……”“别说了,你……太傻了,我不需要这些啊,我只要你好好的,我们还一起能看看外面就足够了。”我知道,我留不住青釉了,就跟我留不住爸妈一样,对一切都无能为力。 那一天,我送走了青釉,好像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只剩下一根没有生命的权杖。 后来,那个泡泡女法师又跑来支路一,在整个地图焦急的乱逛,我知道她抱着侥幸心理在寻找她的武器。 她貌似是个好心的异世界勇士,路过其他青铜兽或铜人旁边时并没有攻击,只是扫一眼就匆匆走开。她也从我旁边路过,我呆呆的看着她,想着,如果她出手揍我我就和她死磕到底,但她没有,只仔细的搜寻着地面,脸上都急出了汗珠,貌似快哭了的样子,楚楚可怜。 我并不打算把魔法权杖还给她,这是青釉用生命给我换回来的外面的东西,当我透过石门看外面老兵的时候我就能想起和青釉一起度过的快乐时光。 可是后来,我的想法改变了。 一连好几天,那个男战士都来这里扫荡,他有一个恶心的名字,叫“烈火点烟”,而且还带来一个同样恶心的男老道一起,名字叫“遛狗看星星”,带着一只干瘦的骷髅怪物。他们两个一路屠杀,血流成河,机关支路一再无宁日,曾经透过石门和老兵对骂的悠闲日子一去不再复返。有时这两个人渣会和前来寻找失物的泡泡女法师遭遇,一阵恶斗,那个楚楚可怜的泡泡总是不敌,慌乱的逃跑。 我见过,她哭泣着躲到角落疗伤,抹着廉价的小瓶金创药,拿出身上唯一的中瓶药膏却不舍的用,看了看又放回包裹,身上的装备衣物也显得破烂该修了,腕子上的手镯还破碎了一个,一切都与她冰清玉洁落落大方的面庞很不相搭。 那时,瑟瑟发抖的她在角落看到瑟瑟发抖的我,她愤恨的抬起手,想召唤闪电把我烤的外焦里嫩吃了补充营养,可她最终没有下手,也许嫌弃我肉少,也许是她不想浪费魔法。 就这样,一个异世界的魔法师,一个渺小孤单的小兽,在角落里互相望着,相隔三四步之遥,相安无事。 我愤恨外面的凶神恶煞的勇士,但是怎么都恨不起来这个叫“泡泡”的小魔法师,看她哭泣的样子,我想,可能在异世界的她和我一样是个苦命的孩子吧。 我打算帮帮她……
网友评论:
            加油!是原创不,写的不错
网友评论:
            有点意思
网友评论:
            写的太好了,很少看见楼主,我有点佩服楼主,想象力真丰富,这种好帖必须顶
网友评论:
            先顶一个,再慢慢看!
网友评论:
            这个应该加精。
网友评论:
            确实该加精
网友评论:
            写得不错,给你点赞,一些在传奇世界游戏里熟悉的词汇,触动了我
网友评论:
            大家好,我是土城门口的仙人掌
网友评论:
            一个青铜兽的自述(二) 在我帮那个泡泡法师之前,我还有些事情必须去做,我要变得强壮,还要有足够的资源和知识去帮人,其实,我可能不是真心的要帮助她,或许是想通过她给青釉报仇。 看了一眼我们的小窝,青釉去世的地方,我踏上征程开始出发了。据铜人·大叔说,在中转厅有一个能帮到我的人。 依依不舍的离开支路一,长途跋涉来到了中转厅,在空旷的大地上终于见到了铜人·大叔口中的人,***是个人啊!一个投机倒把的人类商贩。 如果不是铜人·大叔说过,我真有可能冲上去就啃他了。 “哟,一只青铜兽,能跑到我这里来还真不容易,有何贵干啊?”商贩先招呼起来。 “俺要变强,还要学习知识!”我的态度斩钉截铁。 “呵呵,还是一只有理想的青铜兽。”商贩撇撇嘴看看我,接着就把手伸了出来,“50金币。” 果然无商不奸,我只能照办,摸索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金币都给了他,钱不多,都是我以前给别的青铜兽抓痒捉虫得来的辛苦费。 拿了钱,商贩就开始白话起来,他这点儿品质还是不错的。 “想不想听个故事啊?” “对俺有帮助吗?” “那要看你的悟性了。”商贩带着蔑视的眼神看了看我就自顾自的开始了。 “这热荒沙漠的土城是中州大地上的第二大主城,当年建城可是轰动一时,不像什么落霞岛,西域、死水都是后来才建起来的,不过那些地方的风景是不错的,比这热荒沙漠要有趣的多……” 这货这样一说,我才知道原来在海外还有一座落霞岛,桃花缤纷,动物成群,白兔戏耍,花鹿长哞,一年四季风景如画,不仅美而且物尽其用,连那里的小兔妖都有用途,好多异世界的魔法师到落霞岛打猎,捕获一堆小兔,一抬手,一跺脚,一圈火环就震了出去,来练习自己的抗拒魔法。 商贩还说,在热荒沙漠的尽头还有一个魔窟,那里全是些恐怖的怪蛇,红白黑各色纷杂,三头六臂吃人不吐骨头,而且还有一条绿幽幽的蛇王最是厉害,基本都没人能看到,因为看到的人都成了它腹中的养料。这蛇魔窟虽然瘆人,但是这些怪蛇身上都带有异宝,各色上古神兵和远古魔法技能都有,包括那个叫“泡泡”的女魔法师所需要的“鸡蛋壳”。那里还有一种会飞的魔虫,能让人在不知不觉之间中毒,全身失去知觉,动都不能动,活生生的、一点儿一点儿的被啃食致死。 我听得全身起了铜皮疙瘩,但不得不用心的记住这些,我的悟性还是不错,知道这些都是对我有帮助的信息。 商贩说了好多他的见闻,终于又说到了土城建城和机关洞。 原来热荒沙漠是一片翠绿的平原,机关洞也是隐没已久的天机一族的密洞,也就是我的祖先一族,天机一族不问世事,一直埋头研究着自己的秘术,直到有一天中州大地的勇士到来。 建城的地址与古老的天机密洞冲突,战争爆发了。那是一场腥风血雨,争斗了近百年之久。 人类的三大圣王,孟虎、洪、百谷率领神武军以压倒性的优势屠戮着以天机神匠元钺为首的天机族人,元钺看大势已去悲愤不已,倾尽毕生心血打造了一只恐怖的机关巨兽,然后用自己的血肉和生命喂食这只残暴巨怪,解开了它的封印。 一瞬间,天降火石,砸遍了整个热荒沙漠,大地一片火海,成了了无生机的荒漠,只剩下了仙人掌。 在战争最惨烈的时候,神武军站出了一位老兵,没人知道他的来历,只知道他的力量,足以逆天的力量,他站在阵前,一声爆喝,全身泛出金光,一道残影从他身躯迸发出来,形成了和他一模一样的一个金色的影子。 “怒斩天下!” 一道红色的十字血光闪过,整个大地都在颤抖,天机族人纷纷倒下,机关巨兽也几乎被打散了骨架,拖着残缺的身躯逃回了洞穴深处,剩下的天机族人跟随而去,长期生活地底,由怨念缠身而化成了一具具机关魔兽…… 后来,土城得以顺利建城,那老兵也就留在了城中镇守,不过他只是站在那里望着,不再出手做任何事,或许是那一战受了伤,或许是厌烦了杀戮。 不管怎样,我觉得我以前总和老兵对骂那是他活该,我还骂的轻了。 建城时,机关巨兽当然出来捣乱过,因为它每月都要吸食人血,必须出来,城墙是建了毁,毁了建,到现在都还留有很多残缺的口子。 商贩说,曾经有一家人,老婆和孩子都被巨兽捉了去,只剩下丈夫一人,因为老兵不出手,神武军也无能为力,军团长白辰又常年驻守死水沼泽,没人能进去密洞深处救人,只有他自己抛开生死进去寻找,这一去就是二三十年不见踪迹,或许都死了吧。 商贩说到这眼眶红了一下,抬头看看荒芜的中转大厅,无奈一声叹息。 我好像突然明白了,那个故事中被巨兽抓走老婆孩子的丈夫就是他,他一人孤零零的在机关洞中,长年累月,就是为了打听亲人的下落,可是结果呢…… 我不想打碎他心存的幻想,同他一样期望他的老婆孩子还活着吧,谁知道呢。 告别了商贩,我向着他说的几个去处出发,机关洞是适合异世界的勇士成长与探险的地方,尤其他说的几个磨炼人的地方,仓库、战斗广场、战斗长廊、迂回之地等等等等,还有残酷的中枢大殿和角斗场,同时还有一个秘密的境地,叫“爱的长廊”,那里盛产一种求婚戒指,可以卖给异世界的勇士赚很多钱。 我很后悔不早点出来游历,我可以带着青釉去爱的长廊,让月老见证我们的爱情,相依相偎白头偕老…… 我一路走,一路嚣张跋扈,拽着二五八万的步伐,看谁不顺眼就揍,揍不过就跑,有一次我还偷袭一个受伤的铜锤手,从它那里搞到了一把金黄色的铜锤,很有份量。我干趴下的石人也不下数十个,渐渐的,我身上的家当越来越多,金币、首饰、盔甲我都存了不少,俨然已经成了异世界勇士们口中所说的——极品怪! 游历的途中我还结交了朋友,一个金刚人·大哥,它很威武,人也很好,就是脾气暴躁了点儿,有时候被外面的人欺负了会打我一顿,但大部分时候对我还是挺照顾的,带我穿梭地图,到一个叫神工堂的地方,那里有好多藏宝图,黄金的图纸很贵,但我不知道宝图埋葬的是啥。 好像和我走的近的兽们下场都不好,有一天,金刚人·大哥被一只狗拉出去咬死了,临死球之前它让我快跑,说这狗是修炼了35年的道人所有,等它主人来了,我这小短腿跑都跑不了。 我感谢金刚人·大哥救了我一命,它缠住了那只喷火的狗,让我再一次新生,可我不庆幸,我想陪朋友一起,哪怕是死,但我现在还不能,我还有青釉的仇要报。 再一次失去了亲近的人,我想,我该是时候去找那个泡泡女魔法师了……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明天开新区 有没有入坑的?
网友评论:
            你喵的 继续 啊
网友评论:
            一星期一更?
网友评论:
            大神给你顶帖
网友评论:
            有才
网友评论:
            顶一个,不错哦
网友评论:
            求更
网友评论:
            顶帖
网友评论:
            楼主搬完砖  记得回来更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楼主别跑
网友评论:
            一个理性的铜人(三) 我是一只铜人,常年生活在机关洞。 机关洞是黑暗的,只有我这种活的足够久的老家伙才知道,它的黑暗在于没人知道它的地图到底有多广大,它盛产的奇珍异宝到底有多少,连元戎化身的机关巨兽都不知道,更别说那些异世界的勇士了。 我活的有多久呢?我只能说土城建城之战我参与过,我亲眼目睹过机关巨兽败于“怒斩天下”时扔下子孙仓皇逃跑的样子,那一刻,我心凉了,我本打算隐姓埋名逃出土城,和热荒沙漠之外一个同样隐姓埋名的神秘老人一样,站在野外看守一个竞技场轻松过着小日子,可是我被逃窜的人流挤进了洞中。 我再也出不去,因为那个老兵就站在门口,一站就是上百年,我很怕他。 渐渐的,洞中的戾气侵蚀我的身躯,我成了彻彻底底的怪物,但我依然不忘初心,向往着外面的绿洲,哪怕是他变成了一片荒芜的沙漠,我也不想放弃,就这样,我在离洞口最近的支路一安了家。 支路一很热闹,因为有很多异世界的勇士从这里进入,我知道自己的斤两,揍不过他们的,他们被一种奇特的力量祝福,死了可以复活的,不像我们这些怪兽,死球就死球了,不能复生。 所以,我从不和异世界的勇士正面刚,都是远远的拿根标枪投他丫的,哪怕是面对刚修炼一年的异世界魔法师,也是远远的偷袭,死在我手下的小号不计其数,哈哈。 渐渐的,我得了一个称号,标枪运动员,很俗,但是我很喜欢,因为我知道,拿我有限的生命去刚无限的生命是根本不可能的,我只能这样生存。 有时候,我也会和后辈小兽们讲解,但是他们不听,还说我不应该叫铜人,应该叫怂人,我说,这不是怂不怂的问题,这是相对论的问题,我对他们怂,但不代表我对你们怂,然后,我就把那群不听话的小兽揍了一顿,自此它们亲切的称呼我为“铜人·大叔”。 我没事就在支路一闲逛,异世界的勇士进来人多时我就跑,跑到我隐秘的小窝,人少时我就揍他丫的,所以我好好的活了下来,见证了各种各样的人生和兽生,不过这样的日子很无聊。 有一天,我刚刚起床,出门遛弯时看到了一只眼生的小青铜兽,他刚刚从盘道四的门口出来,身上还挂着彩,估计是被人欺负了来寻找新地盘,我想我得先给他个下马威,因为这小子走路的步伐很欠揍,二五八万的样子。 我在后面喊了两声,他耳朵就跟塞了驴毛一样没听见,估计他在想什么心事吧,正想赶上去揍他丫的,旁边另一只小青铜兽就跑上去和他搭讪了,那青铜兽我认识,胖胖的,我看着她从小长大的,我喊他胖蛋,可是没过一分钟,那个欠揍的小青铜兽就给胖蛋起了个新名字,叫什么青釉,丫的,你还挺文艺! 我反正闲着无事就跟在他们后面乱晃,想着啥时候这青铜兽落单了就揍他,总不能当着胖蛋的面行凶吧,那样多损我理性长辈的形象。 他们一路聊着各个路口和地图,渐渐的走到了机关洞的洞口,突然,小青铜兽停下了,呆呆的望着外面的土城,我知道,他被外面的风景迷住了,和我当年凝望洞口时的表情一模一样,我还听他和胖蛋说,他喜欢外面土城门口的仙人掌,想做那样一种植物,就那么站着,久旱而不死,就那么顽强的活着。 我突然觉得这小青铜兽不那么讨厌了,想曾经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隐姓埋名,站在热荒沙漠的野外,看形形色色的人群…… 后来,我经常跟着他们到洞口,一望就是大半天。或许是这小青铜兽长的样子就拉仇恨,他被土城的老兵发现了,于是我第一次见识到了特别的一幕,机关洞的怪兽隔着门和老兵对骂,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了老兵也会骂人。 那可是释放过“怒斩天下”的老兵啊!一招击退了机关巨兽的牛人!他原来也会这么无聊的和两只小兽对骂,看那吐沫星子飘的,这不像他的风格啊? 以后的日子就更奇葩了,我几乎天天跟着青铜兽准时到岗来看他们双方对骂,从老兵的语气中我可以听得出,他和以前不一样了,有了点儿人性,有了点儿乐趣,我感觉老兵应该对那个欠揍的小青铜兽有不一样的感情。 我突然心里一亮,原来老兵喜欢被骂,不是异世界的勇士常说打是亲骂是爱,难道是真的?这样的话老子明天也来骂,争取和老兵搞好关系,那样就不怕他了,也许他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我出洞,那样就可以隐姓埋名做个闲散的人生活在热荒沙漠的野外…… 我提前离场了,这是我第一次早退,我要早点休息,养精蓄锐,明天也加入阵营和老兵对骂,临走前我看到土城的天气发生了变化,不再是一片黄沙,而是飘起了雪花。 我活了那么久,当然知道这种天气的由来,这只是暂时的,是异世界的勇士用所谓的天气卷轴强行改变的天气,长久不了,不过依然很美,我不打算看,这种美景留给那两个后辈小兽欣赏吧。 明天,我要狠狠的开骂老兵,出去看风景的日子指日可待,少看一次又如何? 第二天,早早的起床,先到胖蛋的小窝,发觉胖蛋早就出去溜达了,只剩那欠揍的小青铜兽在窝里呼呼大睡,脸色有点红,好像是感冒了。丫的,没见过世面,昨天看雪看得忘乎所以了吧,咋不冻死你丫? 我鄙视了他一下匆匆赶往洞口,老兵,你怂人爷爷来了,哦,不,你铜人爷爷来了! 到了洞口我就看见乌泱泱一群兽,**!咋的?难道骂老兵能出洞的消息泄露了?仔细一瞅不是,有人有兽在干仗! 管他是谁,我拿出标枪就投了出去。那是一个战士和一个魔法师在死磕,眼看魔法师快扑街了我就往前凑,我也想捞点装备,好做异世界勇士口中所说的极品怪,可是刚凑上去就被战士的刺杀剑法给揍得嗷嗷叫,差点死球。对这种近战老子还是没有经验啊,赶紧躲开。 混战中,我看到那只感冒的小青铜兽匆匆赶来了,加入战团帮着胖蛋打掩护,胖蛋好像踩住了那个扑街的女魔法师掉落的魔法权杖,那可是好东西,我也想要,但是看胖蛋拼着受伤也要拿到的样子我就放弃了,总不能撕破脸皮连邻居都做不成吧,干脆帮她一把,嗖嗖嗖几下标枪投出,把那恶心人的叫什么烈火点烟的战士迟缓几下,小青铜兽抽出身带上胖蛋就跑了,老子也赶紧趁。 看着胖蛋他们两个逃走的身影我突然一愣,再看看脚下,一串儿血迹延伸,很浓的颜色,心里一种微凉的感觉。 哎,胖蛋的伤…… 以后,还能不能和他们一起对骂老兵了?我摇摇头,慢慢的走回了自己的小窝。
网友评论:
            终于更了,你这速度太慢了,打算写到明年?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传世手札04——一个理性的铜人(四) 胖蛋还是走了,我并不多伤心,因为我见的很多了,很多,我的日子在照常继续,除了昨天干架的那几个人来捣乱之外一切如常。 很明显,那个叫泡泡的异世界魔法师在寻找她失落的魔法权杖,一遍遍的在支路一焦急的搜寻,她没心思揍我,我刚开始还投她几标枪,后来我也懒得动手了,悠闲的看着她从我身边跑过,好像是我的强大把她吓跑了似的,很有成就感。 不过另外两个家伙就可恨了,那个叫“烈火点烟”的战士又带了一个叫“遛狗看星星”的道士来扫荡,遇见女法师的时候就一顿乱揍,整个支路一被弄得尸横遍野乌烟瘴气,老子刚不过就只能躲着,好几次都看到女魔法师仓皇逃窜,也真是够菜的。 有一次,我看到那魔法师躲在一个角落哭泣,而那只欠揍的小青铜兽也在角落发呆,我想它要倒霉了,那女魔法师心情正不好,还不两个雷电给它烤焦了,可是魔法师没动手,小兽也没上去啃她,两个人就那么互相看着,各自孤零零的样子。 这一幕太诡异,我不敢看,我也想不通,他们都是怎么了。 晚上的时候,我正在被窝歇着,擦拭我珍爱的标枪,小青铜兽就来找我了。 “大叔,我想帮帮那个魔法师……” “帮**帮,他们都是人!”我大火。 “我要给青釉报仇,弄死烈火点烟。” 小青铜兽说的很坚决,目光坚定,好像突然长大了很多,有一种不容置疑的男子汉担当。我沉默了,我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兽,有情有义,有恨还有爱,这正是我们天机一族沦落洞穴多年所失去的东西。 情绪迅速被感染,我只能把我知道的所有信息说出,希望能帮到他。 “多年前我遇到过一个旅行商人,他知道的更多,你去找他吧,希望……,希望我还能再见到你。” 小青铜兽走了,向着洞穴深处远行,我不知道他能走多远,什么时候再回来。 从那以后我的日子非常枯燥无聊,一个人也没心思去和老兵对骂了,就那么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突然有一天另一个远来的小青铜兽在支路一讲起一个故事。 它说,他们青铜兽当中出了一个牛人,他在各处游历,曾到过战斗广场、迂回之地,在回旋通道一口气干趴下三只嚣张跋扈的铜锤手,甚至在中枢大殿和机关巨兽聊过天…… 伟大他还敢和异世界的人类正面刚,杀人无数,从他们的手中解救了好多的同类。 而他最伟大的地方在于他发起了一种奇特的任务,因为他身上的装备太多,几乎无处安放,于是就委托各种朋友埋葬在世界各处,人们称这种任务为“军机密令”。 我知道它说的是那只欠揍的小青铜兽,不,他现在已经成长为大青铜兽了吧,肯定是和我一样的极品怪了,我很欣慰。 最后,那只远来的小青铜兽找到我,说他大哥给我带话了,他说,世界那么大,我应该出去走走…… 我轻轻笑了笑,这句话是我曾经想对他说的,没想造化弄人,却是他先对我说了出来。 第二天,我背上行装,向着他曾经走过的方向出发了,我不知道我要寻求什么,也不是要去找那只青铜兽,只是告别,只是旅行,过一种漫无目的却随时会有惊喜的生活。 走走停停,因为一路都有那只青铜兽的事迹,我会停下来倾听,然后把听到的记录下来,慢慢的成了一部手抄本的小说。在没有他事迹的地方我会主动讲述,替他传颂,我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只是觉得应该缅怀一下曾经,曾经和胖蛋和他一起骂老兵的日子。 在这之后我渐渐发觉死气沉沉的机关洞变得不一样了,好多族人口中多出了一个英雄,他无处不在,他威猛无比,他意志坚定,他背负血海深仇。族人们开始自发的为他铸造雕像,各大路口和地图几乎都有那样一个威武的青铜兽驻守,风雨黄沙中守护着族人…… 而我,在不知不觉中有了名号,成为了“兽神青铜兽”的使者,他们叫我“军机密使”。 后来我接到了他的一封信,告诉我埋葬宝物的地点,让我去守护,考察人品和兽品,通过我的考研之后,我可以告诉他们宝藏的地点。 我接受了这个任务,因为从他的信中我读出他非常信任我,依然亲切的称呼我为“铜人·大叔”,我不能让他失望,收拾行装,带上他的事迹,长途跋涉、历经风雨赶到了他说的地方,也是我向往的地方——角斗场。 这是凶险的地图,里面有好多比我厉害的凶兽,但是他们没人动我,因为我头上带着“军机密使”的光环,甚至那些来探险的异世界勇士都对我毕恭毕敬,只有我才能告诉他们下一步的宝藏埋藏在哪里。 我,就此驻扎在了角斗场,风雨中见证世界的变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为人指引方向。 我是军机密使,我在角斗场130.122.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呱唧呱唧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
            快更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